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亮色(5)作者:lightcolors

亮色(5)作者:lightcolors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lightcolors
字数:8677
前文:thread-9225563-1-1.html


  PS:这个星期的量发了,写的是雨舒、姜美还有许尊的事,呵呵,之后会
是比较高潮的吧,虽然不能绿妈,但没说不能绿其他女性是吧?

  写完这章累得我直哼哼,黄书果然是看的人爽,写的人萎啊……各位看过若
是比较满意,还望给个回贴,也好慰藉一下我这脆弱的心灵

  引言:爱受折磨,为爱忍受折磨,为折磨所爱

  从睡梦中醒来时,小辉没有下床,他睁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墙上,内心被千
万只蚂蚁挠一般难受,如果可以,他永远不想记得昨夜的发生,他用对一个人的
爱伤害了另一个人,却反而用对另一个人的自责伤害到了所爱之人,这是矛盾的
螺旋体,是最痛苦的无能。

  他没有给自己找理由,因为他发过誓,不给自己找理由,不再欺骗自己了。

 〈着房间内的摆设、床单上那疯狂过的痕迹,可伊人却已不再,他不知道她
去了哪里,甚至连现在到了几点也不知道。

  他浑浑噩噩的看着墙壁,感受着那还未天明的寂静,静寂的夜中是风无声的
低吟,吹拂着那颗梧桐树的叶,发出簌簌之声。

  突然听见了轻微的呜咽,连忙爬了起来,打开了房门,不远的沙发上,雨舒
默默的流着泪,她嘤嘤的哭泣着,眼圈都有些红肿。心疼的跪在她面前,小辉只
能低下头去,默默无语。

  除了爱,还能说什么?但为什么爱却要伤害?

  夜风依旧再吹,暗淡的月光下,倒映着那悲伤的影,只剩下无声的自责和着
低吟在空荡荡的夜晚轻声传唱。

  像丢了魂一样过了几天,每天被忧郁附身一样,麻木的生活着,仅仅知道自
己还活着,雨舒从不在家说话了,早上很早的时候就出去,而一回家也是把自己
关在房里,小辉想要解释,却总下不定决心去敲那扇沉重的门,而最重要的是,
铃不来上学了。

  焦急的询问过老师,却发现她请了病假,她病了?小辉不相信,或许,她想
要逃避,和自己一样,可是,他依然没有勇气。天成不了解情况,一一个劲的询
问铃哪去了,还说什么肯定是他把铃气走了,明明是污蔑却意外的正确,这更使
得小辉想要发疯。

  他决定不再那样,想要认真和雨舒谈谈,于是,逮了个一大早,五点不到就
起来了,他悄悄的站在房门边,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个多小时,雨舒果然醒来了,她简单的洗漱了下,没有做早饭,便打
算穿鞋出去,小辉猛地推开房门,她愣住了,在她印象中,小辉从不是个早起的
孩子。

  「妈」

  ……没有应声「妈」

  他心疼的抱住了她,倔强的不愿意放手「松手!」

  那是从未有过的冷彻,像是寒冬的冰雪般「我不,你老是躲着我」

  「你!」

  「妈,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不想听」

  「不,你要听,你不听我就不放手了」

  小辉横劲上来了,强硬的对着雨舒,眼神中透着坚毅雨舒皱了皱弯眉,似乎
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ち瞎嵴庋髅骷且淅锸悄敲刺暗暮⒆有』灾皇墙艚舯ё潘床?br />曾有任何跨雷池一步的举动,这样她有些心安,但依然没有好脸色「你那天那样
对妈妈,现在又想要讨好我吗?」

  雨舒轻视的看着他,娇颜薄怒,不齿道「不是」

  听到意料外的回答,她显然有些吃惊,美目疑惑的看着「我知道我错了,所
以我不会说对不起的」

  「呵,你倒是挺有男子汉气概」

  「不…我只是知道那没有什么作用,我不愿意去骗妈妈」

  雨舒默然不语,微微侧着头,似乎在思索「妈,我想了几天,发现我是爱你
的……」

  「但我也喜欢铃」他接着补充道「这就是你想说的」

            雨舒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恩」

  「所以你想乞求我的原谅吗」

  「不是,我只是想跟妈妈解释一下」

  说着松开了柔软温暖的身子,退后两步,直直的望向她雨舒黛眉轻蹙,有些
不解「我知道妈妈不会原谅我的,我那么对你,你还原谅我的话,那我更应该不
得好死了」

  小辉失落的盯着地板,两眼无神的样子让雨舒有些心酸。

  「小辉,你告诉妈妈,你真的喜欢铃吗?」

  「恩」

  「那如果让你以后娶了她呢?」

  「……」

  小辉沉默片刻,坚定开口「我愿意」

  雨舒心酸的滋味更甚了,这次是对自己「但我依然爱着妈妈」

  她惊讶的抬起头,望着自己的儿子,听完这番话,她心中更坚定那个想法了。

  「妈妈不值得你去爱」

  她装作冷淡的语气回了一句,便不再说话,穿上高跟鞋,挎着包走了出去,
只留下怅然若失的小辉。

  下了楼,她心乱如麻,明明已经知道了他对小玲的喜欢,也下定了决心,可,
那份失落如何才能割舍,她索性不再去想,静静的站在路边上。

  兀然,一辆黑色保时捷停了下来,摇下了车窗,一个染成金色卷发的成熟美
女正微笑的看着她。

  「怎么?又跟小辉吵架了」

  是姜美,原来这几天都是她来接雨舒的。

  雨舒微微摇了摇头,打开车门钻了进去,随着一阵轻微的响动,车子渐渐的
驶出了小巷。

  小辉呆呆的站在那,不知道多久,直到天已经大亮,他才想起要去学校来,
虽然不想去,但是,他不想让雨舒更加担心了依旧是发呆的度过了一整天,他决
定要去见见铃,于是跨上书包,登上了前往铃家里的公交。

 …过一段时间,他来到城郊,向门卫通报了身份后,径直往最里面走去。

  铃的家很大,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甚至迷路了,最后还是佣人找到了他。

  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熟悉,他也往来过不少次了,自然不再需要人指引,便
一个人走到了一栋巨大的别墅跟前,别墅高三层,采用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风,
像是一个美艳高贵的妇人。

 ∩是管家却说铃不想要见他,他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直转圈圈,再次请
求转达他的到来。

  那个管家有些不高兴了,他感觉眼前的男人有点得寸进尺,于是打算遵从女
主人的命令赶人。

  正当两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一个女仆提着裙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她说铃同
意让他进去。

  小辉挑衅的看了那个老管家一眼,带着点扯高气扬的感觉进入到里面,随着
女仆的指引来到了铃的房间,之后女仆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你来做什么」

  铃气哼哼的坐在桌子旁,抱着一个像人的布娃娃正不停的拉扯着,仔细一看,
有点像是个男的。

  「我看你几天没去学校了,有些担心」

  小辉苦笑的看着玲,他倒是认出了那个,还真就是模仿的他「你不是要和雨
舒阿姨过幸福的日子吗?怎么还有时间来担心我呀」

  小辉听到玲的话,瞪大了眼睛「你都知道了?」

  「哼,每次去你家都看到你们娘两眉来眼去的,我又不是瞎子」

  铃生气的拿着根针在在那布娃娃上扎着,弄出一个个破洞,铁定是把布娃娃
当成某个人了。

  小辉搔了搔后脑勺,有些尴尬「那天是我不对,居然那样对你」

  「你高高在上,哪有对不起小女子哦」

  铃讥讽的朝着他看来,眼神里透着讽刺的神色。

  「对不起,铃,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认为一颗被你伤过的心还能恢复原状吗?」

  「我会让它复原的,只要你给我机会」

           小辉急切的想要得到她的谅解

  「哼,我给过你机会了,你没有珍惜,是你自己那么对我的,那天我放下自
尊、放下骄傲,只不过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你却那么残酷的伤害了我,现在才
知道后悔啊?」

  「那你要怎样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

  「谁知道呢,如果我哪天心情好了,或许会考虑一下吧」

  说着,她小手托着侧脸,一副要好好想想的表情,实际上,心里挺高兴的不
过小辉不想等了,现在麻烦事够多了,就算是霸道一点,也要让她恢复以前的模
样。

  他径直走向铃,打算来点强硬的。

  「你、你要做什么」

 〈到小辉现在的样子,铃有些紧张,她小手护在胸前,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似乎有些期待?

  但期待的嘲并没有来临,只有一双温暖的手臂将她抱住,静静的不动了。

  「铃,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就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小辉在她耳边轻语,那湿热的气息让铃俏脸红透「就、就一次哦,如果你再
辜负我的话,我可不会再原谅你了」

  「恩」

  小辉的手并没有因此而放开,依然规规矩矩的抱着她。

  闻着铃身上散发出的茉莉香气,用鼻子轻轻的磨蹭着她的短发,他早就知道
这个女孩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坚强,其实那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刻意营造出来的假
象,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纸,轻轻一捅就破,铃是需要别人疼爱的

  他并没有跟铃说雨舒的事,感情是需要循序渐进的,而且他也能感觉到,铃
对雨舒并不排斥,当天他在铃家里呆到很晚,才让铃送他回去,本来铃有些不情
愿的,但他不想让雨舒一个人孤零零在家,于是只好狠心的拒绝了。

  铃又是欣喜又是有些失落的将他送了出去,临别时说想要他实现他的承诺,
明白了自己真正感情的小辉也没有迟疑,轻轻在她花瓣般可爱娇小的嘴上轻的一
啄,不带一丝亵渎的送去了他的礼物,之后在铃娇羞的注视下乘着小车扬长而去。

  回到家中,看着家里一片漆黑,只有那双黑色的高跟鞋安静的躺在一旁,他
蹑手蹑脚的走到雨舒的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静静的倾听着里面的声,房间
里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还好,她应该是睡了,微微的松了口气,他赶紧爬上了床。

  之后的几天,铃又来上学了,她整个人似乎都焕然一新起来,活泼、可爱、
热情高涨,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散发着着自己的魅力,自从那天的表白后,两个
人开始频繁的利用课余时间约会,有的时候是去天台、有的时候是躲在空闲的体
育教室里,虽然还没有把铃给吃掉,但其余的亲密动作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正当
小辉打算再进一步的时候,他发现雨舒不但早起,有时候就连晚上也出去。

  虽然他早就察觉到是姜美在接送雨舒,但一直以来,都以为是两个人之间互
相倾诉,但自从雨舒开始精心画起妆来的时候,他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毕竟,雨舒向来是不怎么喜欢化妆的。疑心的他决定跟踪,于是在某天的晚上,
他目送了姜美的车开走,便悄悄的打的跟了上去。

  很快便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豪华酒店,雨舒从车上下来后,姜美亲热的挽着
她走了进去,小辉急忙偷偷跟上,看到雨舒坐在一张雅座上,于是便坐在她们看
不到的后面,随手拿起菜单挡在脸上,偷偷的打量着,雨舒不时和姜美有说有笑,
没过多久,一个英俊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看到雨舒,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抱
歉,久等了」

  「哟,许总,你差点迟到了呢」姜美调笑道「有个客户催得紧,不好意思,
雨舒,等急了吧」

  说着,他一脸温和的看着美艳的雨舒。

  小辉从菜单后面瞥了一眼,这个男人他有印象,是雨舒的前男友,名字叫许
尊,似乎是个大公司的老板了。不过,不是在好多年前就分了手吗,难道现在还
想再续前缘?他紧张的盯着雨舒,还好,至少雨舒并不算热情。

  她只是冷淡的说了句不介意,接着又呆坐在那,倒是许尊总找些有趣的话题,
惹得姜美捂着嘴直偷笑。

  小辉盯着看了半天,就看见许尊和姜美在那演戏一样,而雨舒皱着眉头,似
乎有些反感,但又矛盾的不想离开。聊了一会,姜美要去上洗手间,于是便告陪
了一声,起身走了,只留下雨舒两个人。

 〈到旁边没人,许尊似乎有些激动,他把手伸了过去,想要握住雨舒的手,
小辉心都提在嗓子眼了,不过雨舒把手缩了回去,让他有些失落「雨舒,你还是
那么抗拒我吗?」他苦笑着「不是」雨舒依旧很冷淡「那你为何要约我出来呢?

  你知道吗,听到姜美说你找我的时候,我有多高兴「

  雨舒微微蹙着眉,她其实并不想约他出来,只不过这些天来,姜美老是在提
起这件事,再加上,她又确实有种想要结婚的冲动,只是,她还没有选好人选,
这些天来,姜美一直念叨着许尊,她不想伤她的心,这才答应来见见他,每天晚
上也只是聊聊,今天正好是第三天。

  「我并没有找你,是姜美让我过来的」

  「雨舒,你别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其实也想结婚了,不是吗?」

  雨舒有些沉默,她苦涩的笑着,不知道是为了谁。

  许尊看到美人的惆怅,似乎很想去安抚一下,但又怕惹怒了仙子。

  「我是有这种想法,但我没有选择你」

  雨舒略带不满的看着他,事实上,自从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之后,她就已经
开始厌恶他了,不然也不会分手。

  「你还是那么会伤人啊,我不相信你还有其他的男人」

  「你什么意思?」

  「呵呵,据我所知,我们分手之后,你一直是和那个捡来的孩子相依为命吧?」

  「许尊,请你放尊重点,小辉就是我的亲身儿子,不是捡来的!」雨舒微微
怒道「呵呵,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你完全可以放心,以后我们在一起了,我也一
定会待那个孩子如亲生孩子一样的」

  雨舒有些沉默了,她不知道是否还需要为小辉再找一个爸爸,她从没有问过
这个事,不过,就算是选择男人,她也不愿意去选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

  「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光说不练」雨舒鄙夷的看着他,继续说道「我们交
往的那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是谁把小雨又重新送回孤儿院的,又是
谁刺瞎了他的眼睛、把他活生生逼死的!许尊,我早就看透你了,你就是一个自
私自利、独占欲望强烈的自大男人」雨舒激动的撑着桌子,她在发泄她一直以来
的怒火「没错,我是独占欲望强烈,但那又如何,难道我爱你不够深吗?明明我
们自己就可以拥有亲身儿子的,你当时又为何要打掉他!」

  「呵,如果不是你把小雨害死的,我会那么狠心吗?如果我的孩子出生了,
你会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吗?」雨舒眼里喷射着怒火,她已经怒不可遏了「我当然
会是!」许尊也梗着脖子,强硬的说道「哼」雨舒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她再也不
会相信他说的鬼话了。

  「雨舒,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你应该明白,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爱着你,
一直没变」

  「你不是还有很多女人吗?何必来找我这个丑八怪」

  「我已经跟她们断绝关系了,请你相信我,从今以后,我只会爱你一个人」

  许尊在哀求「哼哼,你真是好笑,你以为我还会在相信你吗?」

  「你为何如此绝情,雨舒,难道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机会了,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了我,你觉得现在
的你还有资格谈机会吗?」她对这个男人已经绝望了,不会再期望他的改变「那
是过去的我了,真的,我已经改变了,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一直单身一个人,你是能明白我的心的,是吗?雨舒,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吧」

  许尊的哀求似乎起到了作用,雨舒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执着了,她有些犹豫,
许尊脸露狂喜,他打算更进一步得到美人的心,却忽然发现眼前闪过一个人。

  「妈妈!」小辉再也忍耐不了了,不知怎么的,他从看到这个男人起就没有
一丝好感,或许是因为现在雨舒是属于他的、也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做作。

  「小辉,你怎么会在这里」雨舒很惊讶「妈妈,我不放心你,所以才跟过来
的,妈,咱们回家吧,好吗」小辉抱住了雨舒的玉臂,轻轻的摇晃着。

  雨舒看着小辉乞求的眼神,慢慢的也不再迟疑,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准备拉
着他回去。

  「等一下」许尊阻挡了他们的去路,正用那双带金丝边眼镜的黑眼睛审视着
小辉「让开!」小辉一声厉喝,他极度厌恶这个男人。

  许尊没有让,就像小辉厌恶他一样,他本质上也极度厌恶小辉「你就是小辉
吧」

  「是又如何,你不要再纠缠我妈妈了,她不会喜欢你的」

  许尊英俊的脸上勾露出一丝冷笑,他抬头看向了雨舒「雨舒,难道我们不能
再谈谈吗?」

  雨舒摇了摇头,肯定的回答道「我已经把要说的都说完了,小辉,我们回家
吧」

  说着,她牵起小辉的手,轻盈的走了出去。小辉回过头来,嘲讽的对着许尊
一笑,竖了个中指,抱着雨舒的手臂走了。

  独自站在过道上的许尊使劲握着他那杯红葡萄酒,把高脚杯下端都捏断了,
鲜血滴落到了地上都未察觉,他猛地摔碎了手中的高脚杯。姜美似乎终于从洗手
间出来,看到碎了一地的玻璃和人去楼空的座椅,似乎想要问问发生了什么,看
着许尊一脸愤怒,却没敢去问。

  回到家中,小辉一把抱住了雨舒,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磨蹭着,哭着说道「妈,
你为什么要跟那个混蛋在一起啊,我好担心你」

  雨舒慈爱的抚摸着他的头,柔声说道「对不起,小辉,妈妈让你担心了」

  小辉擦了擦眼睛,望着雨舒,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啊,我
不喜欢他」

  雨舒无奈的苦笑着,她不想告诉小辉自己的真实想法,却又怕他胡思乱想,
结果又做错事。

  「妈只是不想耽误你」

  「我不明白」

  「哎,你啊,有时候挺聪明的,为什么现在这么笨」

  「妈,你难道在想铃的事?」小辉有些猜出了雨舒的想法,看到她点头后,
这才确认「你为什么这么傻啊,就算我娶了铃,依然可以和妈妈在一起啊」

  「你不懂的,如果以后你还和我在一起,你想想,别人会怎么想,铃又会怎
么想?」

  「我不管,反正我离不开妈妈,如果妈妈狠下心来一定要和别人结婚,那我
就去自杀」小辉斩钉绝铁的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好端端的
干吗要去自杀」

  「如果没有妈妈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妈妈和别人在一起了,那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小辉紧紧的抱住雨舒,不肯松手。

  「你啊,真的跟许尊很像,都是这么好强,又有这么强的独占欲」雨舒轻轻
的敲了敲他的头,亲昵的说道「谁跟那个王八蛋很像啊,他也配?」

  「小辉,不准说脏话」

  「我就要说,妈妈都快被那个王八蛋骗走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气得要命吗?」

  小辉很恨那个男人。

  「你气什么气啊,他又没得罪你」

  「他是妈妈以前的男人,我当然生气了」

  雨舒噗嗤一笑「是、是、是,我的小男人,是妈妈不对」

  「妈,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吧?」

  雨舒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后背,轻轻的点点头:「恩」

  小辉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他觉得在雨舒的怀抱很舒服。

            某条街道上-许尊的住处

  「啪啪啪」肉碰撞肉发出的淫靡声音,那急速的频率让人无法喘息。

  「贱狗,转过身来!」一个男人恶狠狠的命令道女人累的直喘气,却只能听
从,她缓慢的用手支撑着床单,慢慢坐了起来,那白色带条纹的床单上此刻已经
污浊一片,被大片淫水与汗液以及眼泪的混合物所打湿床头上那昏黄色的灯光照
亮了男人狰狞的脸,是许尊,此时的许尊早已撤去了文质彬彬的假象,他口中吐
着恶气,不满女人那磨磨蹭蹭的速度,一把抓住了她的腰身,一个粗鲁的翻转,
让女人趴在床上,用力拉住了那头金黄色的卷曲长发,随着一声怒吼,又把那硬
的如铁棒的阴经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哦~ 」那女人发出呻吟,竟然是姜美,姜美那张艳丽成熟的脸盘上满是泪
痕,那副淡妆早就被泪水与汗水冲洗了去,露出一脸不降的红晕。

  许尊粗鲁的抽插着,带着暴虐的凌辱,每一下都是用尽全力,丝毫不怜惜那
身美肉,极速的耸动着,带动着大量的淫水,发出阵阵爆豆般的响声。

  「哦哦哦哦……唔唔唔唔…」姜美不自觉的发出一阵呻吟,又赶忙咬住嘴唇
不让声音发出。

  「啪啪啪」感受着里面那湿软紧凑的结构,时不时的停下来研磨几下,淫蜜
的汁水打湿了阴毛,将它纠结在一起,抽插了近五分钟,他放下了头发,转而拉
住那两只雪白的玉臂,将她的身体扯成弧形,接着飞快的耸动着,打得她那肥美
的屁股蛋子一阵阵的肉颤。

  「怎么样,你这贱妇是不是很舒服啊?」他忽的加快了频率,自从把这个女
人搞到手后,他总要奚落几句「啊啊啊……」被刺激的高潮一波波迭起的姜美连
说话的空隙都没有,只能拼命的嘶叫,宣泄着那无法阻拦却又货真价实的快感。

  「哼哼,想不到你这个同性恋也会有快感啊」许尊嘴里淫笑着,他下身像铁
杵一样的来回运动着。

  姜美的嘴角都咬出了鲜血,她感受到了屈辱,然而身体的感觉却背叛了她,
没有几下,她又开始骚叫「你、你这禽兽,如、如果不是、你、你下药,我怎么、
会这样、子」

  「哈哈哈哈,谁让你这么迷人啊,可惜了,竟然是个同性恋。哼,雨舒是我
的,无论是男是女都别想跟我挣!」许尊扭曲着脸,他一把夹住了姜美那双丰满
的肉丝美腿,下身疯狂挺动着变得更加狭窄的小穴,每一次都将那两片肥厚的阴
唇弄得翻进翻出,由于长时间的操干,阴唇都肿胀充血了,连同那米粒般的阴蒂
散发着鲜红色的诱人光泽「啊…啊…啊…」被下了药的姜美耻辱的不断呻吟着,
她的上衣连同乳罩被扯下来扔在一边,自己跪在那挂在一条小腿的短裙上,黑色
的镂空真丝内裤被挽在那淫靡的肉色丝袜脚裸中间,十根脚趾无助的握紧又松开,
快感一波波涌来。

  又抽插了数百下,许尊掐住了她的细腰,凑近一些改为小幅度的抽动,那强
烈而急促的刺激让姜美口角流涎,眼睛上翻,从酒店回来就被他强行灌入下了药
的葡萄酒,之后活活干了一夜,明明身体已经挺不住了,精神却亢奋得不得了,
只希望那疯狂得抽动不要停下。

  席梦思的大床被搞得嘎吱作响,那淫肉碰撞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狭小的房间,
又因为太过完美的隔音效果而回响。

  「啊啊啊!!」随着一声尖厉的嘶叫,她又高潮了,那肥美的身子猛烈的抖
动了几下,带动了依旧插在最深处的肉棒,之后软趴趴的倒下,嘴巴里只剩下喘
气的力气了。

  许尊一把箍住那双肉丝双腿,不让它倒下,明明已经射得再也射不出了,不
过那根铁棒依旧硬的跟粗大钢柱一样,虽然她已经累得趴了下来,嘴里还不时发
出迷迷糊糊的呻吟,他依旧没有放过,继续疯狂的耸动着,感受到里面有些松弛,
连忙抡起另一只手啪啪啪的扇动着白花花的屁股,又是一阵臀肉滚动。

  半昏迷的姜美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噜,已经没力气回应了。

  「切,真是不禁干的女人」他不耐烦的继续拍着,见没得效果,也停了下来,
一把将她抱了以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下身没有停止挺动,此时的姜美就是
个停止机能的肉人偶,只能像是个插座一样被动的接受着,那肿的有些乏紫的小
穴却没有一刻停止过流水。

  他一边放慢速度,感受着里面那层层褶皱的束缚,虽然有些松,不过依然热
的出奇,一边又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机,快速的按着那个号码「嘟嘟嘟…」

  只有一串接通的声音,却一直无人接听,他恼火的一把将它扔了出去,弹在
墙上摔成了两半,雨舒不接他的电话,让他几度愤怒,一想到那屁大点的臭小子
此时正在享受那身让人疯狂的美肉,他就气打不一处来,用力想要抑制那亢奋的
心里,却总是徒劳,只好继续将无尽的欲火都倾泻在身上那身同样的美肉上。

  「啪啪啪」有些缓解的碰撞声并没有停止,整个通宵都不会停止。